滴滴出行:虛假賬號隱患多多 合規進程有待提速

  • 法制日報
  • 2019-07-24 16:45:40

近日,滴滴公司準入安全負責人公開稱,保守估計網約車黑產市場規模達10億元。

滴滴公司還稱,對“人不符”現象直接是永久停止服務處理,當前平臺針對司機日均人臉驗證達430萬人次,100%覆蓋全量司機的出車驗證和行程中抽檢,月均人工抽檢復核60萬人次。盡管可能面臨最嚴厲的管控,依然有司機鋌而走險。

《法制日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最初,網約車黑產主要是注冊虛假司機賬號,接單套取平臺補貼,后來網約車在發展過程中出現了一些“馬甲車”,即實際信息與注冊信息不符的網約車。不過,隨著監管打擊力度不斷加大,網約車黑產問題正逐漸好轉。

叫車發現信息不符

有些乘客不會舉報

據滴滴公司透露,“目前滴滴情報團隊最新信息顯示,黑產聲稱能繞過人臉的方案報價已超2000元”。

記者在網絡上搜索后發現,目前還能找到代注冊等相關信息,但數量已經很少,一旦聯系上,對方會要求加微信再詳談。

一家提供線上代注冊服務的商家在廣告中稱:“駕齡不夠原車牌注冊原駕駛證注冊、外地車牌改本地車牌、解決系統不派單的問題。”這項服務的標價為200元。

記者搜索對方公開的微信,發現微信賬號異常無法顯示,隨后對方又提供了另一個聯系方式。對方告訴記者,駕齡不足不能代辦,但車齡超過以及外地牌照換本地牌照都能辦理,均要價1000元,“200元標價只是吸引買家前來咨詢”。

在問及是否能夠保證不被封號時,對方稱,正常出車能否被封號就看會不會被乘客投訴,投訴多就會被封號,投訴少則不會,虛假注冊是有封號風險的,注冊之前要想清楚。

關于被封號的問題,對方還支了一招:“一旦客戶發現有問題,要靠口才去說服客戶,能說服客戶就不會被投訴。或者差不多到了上車地點,再打電話給客戶,轉移客戶注意力,讓其不注意看車牌,這樣也不會有事。”

另一名在論壇投放廣告的代注冊商家告訴記者,駕齡不符一般是無法注冊的,網約車平臺對此監管比較嚴格,但也有個別網約車平臺駕齡不夠也可以注冊,盡管其審核也有駕齡要求,但可以后臺操作。收費200元幫注冊和激活賬號,并保證是合規注冊,不會有被封號的風險,而接入訂單池搶預約單則要另外加錢。

對于遭遇“人不符”的乘客來說,有些人不會選擇舉報或投訴。

一名女性乘客告訴記者,她通過平臺下了訂單,車到之后,她發現車牌號并不是自己下單時顯示的車牌號。

“起初我以為司機找錯了人,但司機向我解釋說是平臺方弄錯了他的信息。司機為了證明自己的身份還報了手機號,再加上訂單上顯示的其他信息都是對的,我就上車了。”這名乘客說。

另一名乘客也遇到過類似情況,他告訴記者,等來的車與叫的車信息不符,但司機稱接單的是他朋友,因為臨時有事所以替朋友來,如果不放心可以重新下一單。出于安全考慮,這名乘客選擇了重新下單。

“弄錯信息這種說法不可信。”從2016年起就開始做兼職網約車司機的胡平(化名)告訴記者,如果確實出現信息登記錯誤的情況,更正信息也比較難,因為平時客服很忙顧不上。

“信息是否真實對司機來說有比較大的影響,乘客一旦就此投訴,平臺就會把司機拉黑。”胡平說,“在網約車平臺注冊司機賬號時需要上傳駕駛證、車輛行駛證、身份證等。只要信息屬實,證件有效,審核3至5個工作日基本都能通過。”

虛假賬號隱患多多

合規進程有待提速

據了解,此前廣東警方曾對外公布了2017年度十大網絡安全案件,其中“滴滴黑產”案件引人關注。警方透露,涉案賬戶有幾十萬個,涉案金額高達數千萬元。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認為,網約車黑產涉及個人信息買賣、車輛信息買賣等問題。目前來看,監管已經很嚴格了。網約車黑產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有市場需求,有利可圖,加之網約車平臺在管理上存在一些不足,被不法分子所利用。

“司機注冊虛假賬號會給乘客帶來安全隱患,一方面躲避了平臺的安全性審核,另一方面對乘客造成人身危害的風險也會加大。比如有的人可能想從事違法犯罪活動,有的人可能沒有資格開車,有的人可能駕齡不足開車不熟練。”趙占領說。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傅蔚岡認為,近年來,監管部門對網約車市場的監管越來越嚴格。

據傅蔚岡介紹,2019年1月交通運輸部印發《2019年交通運輸安全生產工作要點的通知》,提出要加快網約車合規化進程,各地也不斷督促網約車平臺企業加快推進合規化進程工作。上海市交通委執法總隊就下發通知,要求各網約車平臺企業于6月底前完成:清退平臺內無網絡預約出租車資質的注冊車輛、清退前期被查獲并預警的黑名單中的不合規人員和車輛、完善車輛及駕駛員的基礎信息并實時同步監管平臺等工作。同時,要求平臺企業對新注冊和有涉嫌“馬甲車”投訴的車輛,進行線下實體審驗或復審,并加強對平臺內駕駛員的法治教育。

“其實對很多用戶來說,他們主要關心司機車開得好不好、服務好不好,對司機注冊信息是否與實際相符、戶籍是否為本地人,不是很在意。甚至有些用戶可能還擔心如果司機準入門檻太高,司機數量減少了,會導致打車價格更貴。”傅蔚岡說。

趙占領建議,乘客自身應當提高安全意識,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多做一些努力,包括發現司機與車輛信息不符時,向平臺投訴,協助平臺加強對司機及車輛的管理。

適當降低準入門檻

促進司機正規運營

2016年,交通運輸部、工信部等7部委聯合發布《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后,各地相繼出臺實施細則。

據媒體報道,2018年,杭州出臺新政,取消了此前網約車駕駛員的多項要求,同時采取一考兩證的政策,駕駛員一旦通過考試,不僅獲得了駕駛網約車的資格,還可以開出租車。這也讓合規的駕駛員人數在2018年一年之內增長了3倍以上。目前,杭州市取得從業資格證的網約車駕駛員已經達到5.5萬人。

交通運輸部公路科學研究院公路交通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虞明遠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例如對技術提出過高的要求,甚至對車長、車架提出過度的要求,有些還要求必須本地戶籍,現在還有的要求生產廠家也是本地的。

在傅蔚岡看來,有些地方對網約車司機的準入設立了比較多的限制條件,會導致一些人不符合條件,從而催生網約車黑產。類似的標準越嚴格,可能導致網約車黑產的規模越大,“標準太高之后出現黑車,反而更不安全。如果放寬標準,那么有些司機就能直接通過正規渠道運營網約車”。

趙占領也認為,整治網約車黑產,應該適當降低網約車門檻,解決一些網約車司機不能合規的問題。從網約車政策實施的情況來看,有些地方出臺的政策比較嚴,符合條件的司機和車輛偏少。盡管網約車市場準入門檻較高是網約車黑產出現的原因之一,但如果不設準入門檻不符合現行法律規定,另外也會遭到傳統出租車行業的反對。網約車準入門檻需要設置,主要在于高低是否合適。

傅蔚岡建議,解決網約車黑產問題,從平臺方來說,首先應該完善機制、體系,讓乘客能夠及時甄別服務好的和服務不好的司機,將服務不好的司機淘汰掉;其次,網約車平臺要負責審核司機信息,及時與公安部門、交通部門等有關部門的信息系統對接。

趙占領補充說,整治網約車黑產,平臺方應該發揮主導作用,可通過技術手段識別虛假賬號,加大打擊力度,保障乘客安全。

分享到:
?
  • 至少輸入5個字符
  • 表情

 

總編信箱:gd#igdzc.com 法律支持:廣東新建律師事務所 劉海 律師

粵ICP備18023326號-36未經授權不得鏡像、轉載、摘抄本站內容,違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廣東之窗 版權所有


手机捕鱼电玩城怎么下载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大全 退市股票涨跌幅限制 体彩31选7走势图 双色球杀红号投注技巧 360彩票排列五走势图 天津11选5走势图表 澳洲幸运8开奖记录 浙江飞鱼体彩 北京11选5走势图前三值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宁夏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带连线 云南十一选五玩法 澳洲幸运10是骗人的彩票吗 快乐8平台 百赢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11选5视频开奖直播